您现在的位置: 新疆土壤与肥料学会>> 精品论文>>正文内容

    中美西部开发的土地政策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从世界范围看任何一个地区开发都大致经历三个阶段,即1、土地开发或农业开发阶段;2、工业开发阶段;3、科技开发阶段。这三个阶段不是截然划分,它们可能有交叉。以土地开发为中心主要是在早期。在美国的西部开发中,土地及相关的土地政策在其中起了决定性作用。美国独立时只具有大西洋沿岸一个狭长地带。在其独立后的几十年时间内,随着“西进运动”的展开,它不仅把密西西比河以东的地带从印第安人手中夺过来;1903年用1500万美元从法国手中购买了路易斯安娜(折合每英亩1美分);1845年从墨西哥夺取了得克萨斯(其原为墨西哥一个省);1846年通过外交与武力威胁,迫使英国放弃了它对俄勒冈的领土要求而获得了俄勒冈;1846年移居加州的美国人发动了名为“白熊旗起义”的叛乱,宣布脱离墨西哥独立,于该年年底并入美国。从而使美国疆界直抵太平洋,自1783年到1860年,美国的领土扩大了两倍半,由83万平方英里增加到300万平方英里。美国建国伊始就对西部的割让实行国有化,并进而将这一原则推广到了西部其他新获得的领土,从而逐步建立起大约14.42亿英亩(合86.5亿亩)的“公共土地”储备。更重要的是,在宣布西部土地国有化之后并没有停止在这一点,而是进一步将其“商品化”。国家利用其掌握的土地大做文章。主要有三个办法:1、将其出售。为国家筹集了资金。开始阶段为了集资方便,采用大块出售方式(最少640英亩)。且售价很低,开始是每英亩1美元,后来涨到2美元,以后有跌回到1.25美元,从而大大刺激了土地投机活动,成立了许多大的土地公司,他们低价从政府手中购得大片土地,然后再高价倒卖出去。2、用于鼓励移民。开始实行的土地大块出售政策不利于贫穷农民购地置业,后政策几经修改,最后出售单位降至80英亩。特别是于1862年通过“宅地法”,无偿给每一个定居者分配一份宅地(160英亩,合960亩),只要求申请者交10美元手续费。3、用于奖励企业的开发。主要是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议方面,奖励修运河、修铁路。例如,美国政制定了这样一个奖励政策,谁修铁路则路两侧10英里宽的土地就奖给谁,从而掀起了一个抢着修路的热潮,布到30年至19世纪末,美国以建成了横贯北美大陆东西的北、中、南三条大铁路,总里程达到30万英里(约合48万公里)。

    中国的土地政策可以追溯至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在三民主义中孙先生提出要平均地权、节制资本,实现“耕者有其田”。孙先生的遗愿首先由中国共产党人实现,五十年代初杂全国范围内进行了土地改革,打倒了地主阶级,将没收的土地无偿分配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农民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农业也获得迅速发展。但没过几年就开始了合作化运动,由初级社(初级社允许农民将土地入股)到高级社,很快就发展到成立人民公社,理想的共产主义似乎就在眼前。人民公社“一大二公”,不要说土地早不是农民的了,就连各家各户做饭的锅也要砸掉而到公共食堂去吃饭。这种极左政策使生产力遭到巨大破坏,使中国人陷入深重灾难。在公社化后期,作为一种调整出台了“人民公社六十条”,其中提出了人民公社实行“三级所有,队为基础”。三级是公社、大对和小队,队为基础是指以生产大队为基础。1979年拨乱反正、改革开放,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田到户由农民独立经营。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又大大提高,农业生产又获得迅速发展。但这次农民获得的仅是土地“使用权”。我们最后实现的不是“耕者有其田”而是“耕者用其田”。

    耕者有其田与耕者用其田虽仅一字之差,但实际效果,特别是在用地与养地方面有很大差别。土地是农业生产的最基本的特殊生产资料,它的特殊性在于在用地的同时必须养地,用与养要很好结合。用养结合得好,地可以越种越肥,这不同于其他行业的生产资料,有一定使用年限,每年都“折旧”,到一定年头就报废。土地则不然,如果使用不当或不注意养地,土地会退化,这个过程常常是不可逆的,土地一旦退化,恢复起来十分困难。现代研究表明,形成1厘米厚的黑土层要数百年,形成土壤中的粘化层则需要上万年。现行政策下土地所有权与使用权的分离,受短期行为的驱使,现在土地(耕地)是用多养少或者甚至是只用不养。有人打了一个比方,说现在耕地好象单位里的公用自行车,“骑的多,修的少更无人去保养”,所以单位公车的技术状况从来都是非常差的。调查表明近年来农民对农业“基本建设”投入不多,仅次不多的投入主要集中在购买小四轮以及修建大棚、温室等,而不是投入于土壤改良。现在农村牧草绿肥面积很小,有机肥使用很少,主要依靠大量使用化肥以及使用塑料薄膜等来提高单产。长此以往当然是十分危险的,会完全破坏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土地。前不久农村正在进行第二轮承包,一再强调30年不变,目的之一是希望能在某种程度上克服短期行为,最终能有多大效果现在还很难讲。我们能否将土地所有权与使用权统一起来呢?这似乎是想都不敢想的问题。因为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基本生产资料必须为社会公有,这是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但我想如果很好学习邓小平理论可以突破这个框框。自改革开放以来,在工业部门,特别是轻工业,非公有制经济已经成为其中最具活力的成分。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在保证土地公有制占主导地位的前提下,允许非公有制经济成分在农业中,具体讲在土地使用权中存在呢?

    没过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但它为了不让封建的土地关系束缚生产力的发展,首先在西部实行了土地国有化,他们从来没有这样的担心,怕因此戴上“社会主义”帽子。在国有化之后并没有停止,而是进一步“商品化”,使其在西部开发中发挥作用,我国土地是公有的,但公有本身不应该是目的,目的是建设社会主义。遗憾的是至今我们没有用手中的大量土地来做文章。我过现在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或商品经济),将土地作为商品并让其进入市场应该是“不出格”的。并从而可以积累我们紧缺的大量资金。

    我们有望于年内加入WTO,农业将面临巨大的挑战和机遇。要提高我国农业的国际竟争能力,除扩大科学技术的应用外,在经营上急需扩大经营的规模,没有规模是不可能有效益的。目前需要再次将农民“组织起来”,当然,我门不可能再走50年代农业合作化的老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是否可以考虑“农业股份公司”形式以代替我们曾今实行农业合作化。出台一些具体办法使农民能以其土地或“土地使用权入股和吸引外来资金参股甚至控股于各种类型的农业股份公司。从而实现”公司+农户”或“X+农户”的构想。


    作者:钟骏平(新疆农业大学)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1日